精彩小说

第64章

北倾 Ctrl+D 收藏本站

????第六十四章

????闻歌捂着脸,跟在温少远的身后就像条小尾巴。

????何兴在大树底下等了有一会,远远看见温少远走在前面下了台阶,早早地就候在后车门旁准备开车门。

????他发现,他越来越有当司机的架势了。

????上了车,闻歌立刻就摊在了后座上,紧抿着唇,脸色还有些发白。她瞅瞅温少远再望望天,索性闭上眼装死。

????温少远似乎是轻笑了一声,摇摇头:“回去吧。”

????拔完牙的闻歌元气大伤,难得请假一天在家休息,等隔日才回校上课。

????隔日一大早,闻歌正要去车库里推车,刚走到楼下就看见正要上楼的温少远。两个人一个在电梯里,一个在电梯外,毫无预兆地面对面,大眼瞪小眼瞪了一会……还是温少远先出声:“我送你过去。”

????闻歌“啊”了一声,有些不太情愿:“你送我去,那周五我怎么回来啊?”

????“我来接你。”话落,温少远随意地找了个借口:“辛姨最近身体不好,等你周五放学了,我带你回去看看。”

????一牵扯到辛姨,闻歌什么小脾气都没有了。忧心忡忡地追问了一下情况,知道不舒服了好几天后,懊恼地差点揪头发。

????温少远告诉她这些可不是想看她内疚的,开解了几句。约了时间,把她送到校门口后便离开了。

????闻歌好不容易熬到周五,最后一节课下课铃一响就急着收拾好东西,刚跟一阵风似地刮到校门口,就被后来居上的白君奕直接给逮住了。

????白君奕的最后一节课是自习课。他翘课没去上,跑到操场上打篮球,这才能看到闻歌匆匆忙忙地跑下来,急忙追了上来。

????所以此刻还是一身球服,整个人散发着热量,气势逼人:“你跑什么,不是说好一起去书店买教材?”

????闻歌被他拉住书包,扭头看着他的脸上尽是迷茫,显然把这件事忘记得一干二净。

????近五年的交情,白君奕多少也摸透了她的性格,一看她流露出这样的表情,那张俊脸顿时沉了下来:“闻歌,你什么时候能对我上上心?”

????这句意有所指的话落在闻歌的耳里,她连眉头都没皱一下,不知道是真没听懂还是装作不懂,哈哈笑了几声,跟他打着马虎眼。

????“知道你没骑车,我还让我姐开车来接了。”他嘀咕了一声,又咕哝着问她:“你要去哪?要不要我送你过去?”

????闻歌现在一听到白薇的名字就心里不舒服,上次看到温少远和白薇似乎有进展,偏偏温少远不承认也不否认,这样模棱两可的态度让她整颗心都焦灼起来。

????她皱了皱眉,拍开他的手:“不用了,我小叔来接我。”

????白君奕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看向她的眸色一深,那眼底暗藏的情绪就像是高山峻岭,被山雾遮挡,只露出冷峻的轮廓,幽深得让人看不真切。

????闻歌被他那样的眼神看得发凉,下意识后退了一步:“干嘛这么看着我?”

????白君奕原本还柔和的脸顿时有些僵硬,他微抿着唇,这么看了她一会,才低低笑了一声,似是而非道:“如果他不是你小叔,我真的要以为你喜欢他。”

????语气虽清浅平淡,但看向她的那眼神执拗认真,一点也不像是随口开得玩笑。

????闻歌的心下一沉,几乎是恼羞成怒地就要伸出爪子去挠他。可就在利爪悄然亮起时,白君奕地下一句话又彻底冻结了她的反击。

????他说:“我姐姐很喜欢他,他们无论哪方面都很合适,所以两家的大人对他们也很看好。他们之间,只要有一个人主动就能挑明关系了。”

????“很合适”三个字就像是压在闻歌心头的巨石,沉甸甸的压下来,让她丝毫喘息的时机都没有,瞬间便被逼入窒息的境地。

????她的手心骤然收紧,紧捏成拳。尖利的指甲掐进掌心里,那样的疼痛远没有白君奕这一句话带给她的杀伤力更大。

????哪怕她满脑子叫喧着“我不信”,可事实上,骤然压下来的真实由不得她去辩驳。

????温少远和白薇是真的很合适,白薇符合男人的审美标准,加上白家和温家的关系由来已久,老爷子对白薇的满意。只要温少远不排斥,这件事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

????可所有的人里从来不包括她,她想独占,想要彻底拥有他,这样强烈的心思已经在这一年里疯狂滋长,几乎成了执念。

????她不能接受任何人站在他的身边,不能接受他有喜欢的人,哪怕只是想象,那样的画面都能逼疯她。

????她骤然大变的表情落在白君奕的眼里,让他证实了这么久以来的猜测。眼底涌上来的失望掺杂着几分不愿意相信,灰暗得像是被蒙上了一层沙土,让他再也看不清眼前的人。

????哪怕他早就知道闻歌和温少远没有血缘关系,哪怕他从白薇那里知道她如今和温少远隶属于不同的家庭,哪怕他一直知道温少远对于闻歌而言的分量。可温少远在白君奕的定义中只是闻歌的叔叔,是他姐姐喜欢的人。

????他喜欢了很久的女孩,她的执拗,她的倔强,她的独立,此刻都成了一把对着他的利刃。她的目光早早地就投向了另一个不在他们世界里的男人,那样的感情让白君奕有些无法接受。有违伦常,畸形得让他觉得恶心。

????陆陆续续的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学生放学,或是推着自行车,或是步行,三三两两地从两个人的身旁经过。偶尔侧目看向他们的眼神都带着几分探究和好奇。

????校园广播正播放着,那低沉醇厚的声线,像是拍向沙滩的海浪,磁性又悦耳。

????可此刻,在沉默僵持中的两个人耳里,却格外刺耳。

????闻歌压下心底骤然涌起的酸楚,看向白君奕的眼神里多了几分防备和冷漠,那声音微微沙哑,像是含着一把沙砾,让人听着并不舒服:“这些,不关我的事。”

????那样的眼神落在白君奕的眼里,顿时成了一根芒刺,扎得他心头剧痛:“你跟他根本就不可能的,你小叔不可能许诺未来给你。即使他妥协,温老爷子也不会同意。”

????闻歌并不为所动,她的目光渐渐变冷,凝视了他良久,拉平了声线,毫无波澜地问道:“这就是你这段时间一直在告诉我你姐姐和我小叔近况的原因?”

????白君奕没回答,这样的沉默无疑等于是默认了。

????闻歌扯起唇角冷笑了一声,忽然牛头不对马嘴地说了一句:“白君奕,你并不了解我。我这个人,并不是谁都能欺负的软包子。我有软肋,也有逆鳞,你今天的这些话,正好让我下定了决心……”

????她的话音一顿,再开口时,微冷的声线似凝结了冰凌,带了几分狠意,桀骜又坚定:“不再坐以待毙。”

????白君奕以前很喜欢看她的眼睛,她的眼里有很澄澈的天空,清澈的溪流,清透的琥珀,能清晰地倒映出人的影子,清晰地能看清每一个独一无二的细节。像雨后天空上出现的彩虹,像雪山上迎来的第一抹晨曦,像一片净土,能轻易勾勒人心。

????可此刻,她眼里翻涌的情绪就像是浪潮,凝聚了风暴,狂风骤雨般,让人险些窒息。

????白君奕的呼吸一紧,像是被她用手扼住了咽喉,大脑一片空白,只能呆愣在原地看着她收敛目光,平静地转身离开。

????当那些坚强独立执拗倔强针对自己时,白君奕才恍然发现,这样的感觉有多痛彻心扉。

????闻歌没有去“老地方”找温少远,她现在心里乱成了一锅粥,哪还有心思再去面对他。白君奕的那些话就像是魔咒,一句一句,反复地在她脑海里回放着。

????她跟白君奕还能耍耍狠,可心里有多虚只有她自己明白。那一字一字都正好戳中她的软肋,让她不知所措。

????她有多喜欢温少远,此刻就有多彷徨。从有这份心思开始,烙在心底的差距就被她反复丈量,她能做的太少,而差距……太大。

????年龄就是第一个无法跨越的鸿沟。

????而温少远的拒绝,更是让她心灰意冷。没有什么比他不喜欢自己,更让闻歌觉得沮丧。那是所有勇气的来源,可如今,那些不顾一切的勇敢已经被一点点磨尽,只余一纸墙灰,染了满手灰白。

????……

????温少远等了很久,直到夕阳西沉,那柔和的光透过车窗装点着方向盘,映衬得车厢内都似亮了一盏暖色的灯时,他的耐心终于告罄。

????隐约的不安促使他亲自往教室走了一趟。

????班里空荡荡的,只有讲台前立着一个女孩,正捧着书在抄下个星期早自习要念到的英语单词。

????温少远来得时候她已经大功告成,拎了书包就要锁门,听到脚步声见到他“咦”了一声,颇有些惊奇地问道:“你是闻歌的小叔吗?”

????温少远的目光顿时落在李佳妮的身上,微皱起的眉心一舒:“是,闻歌在不在?”

????“闻歌一下课就走啦,说是回家有事……”李佳妮好奇地又看了他几眼:“你们是不是错过啦?”

????显然,李佳妮对这个猜测非常肯定,四处看了看,提醒道:“你可以找白君奕问一下,我知道他们两个约了今天一起去买教材。”

????温少远下意识地皱起眉头,还未待他发问,李佳妮又自顾自地补充了一句:“我们今天操场执勤的同学还看到他们放学的时候一起走了。”

????“一起走了?”温少远目光一凝,微微泛起了冷意。略一寻思,他点头,道过谢,转身便离开了。

????白薇接到温少远的电话时刚到家,白君奕这兔崽子说是约了闻歌一起去书店买教材,让她帮忙送一下。她想着,这是难得能和闻歌接触的好机会,便一点犹豫也没有就答应了下来。

????结果……

????在校门口等了半个多小时,一问他同学,却被告知他早就走了。

????白等了那么久,白薇是恨得牙都痒了,就等着回家收拾白君奕。到了家,除了爷爷,便只有保姆,哪有白君奕的身影啊。

????正一肚子的闷气,看到来电显示,愣了一下,随即微抿了一下唇,忍不住翘起唇角。她轻咳了一声清了清嗓子,把长发往耳后一勾,确定自己这会已经心平气和了,这才接起:“少远?”

????温少远丝毫没有察觉她刻意温柔下来的声音,开门见山地问道:“白君奕在不在?”

????“他还没有回来。”白薇虽然疑惑,还是解释道:“他说约了闻歌一起去书店买教材。”

????这样的说法和李佳妮的一吻合,温少远的疑虑便消了大半,随之而来的是怒从心起。他微眯起眼睛,盯着前方的道路良久,这才说道:“知道了。”

????白薇显然也察觉到了不对,想着大概是闻歌也没回去。体贴地宽慰了一句,刚动了心思想约他吃饭,才说了开头,那端突然就挂断了电话,只余忙音“嘟嘟嘟……”地在耳边响起。

????她的脸色,顿时沉了下来。

????晋/江/文/学/独/家/原/创/首/发

????谢绝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