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三十五章 史上最霉之事

田反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三十五章史上最霉之事

????接下来的一周,赵水光都忙得人仰马翻,找系主任写推荐信,准备笔试。

????她不是没想过把这件事好好的和谈书墨商量下,她也懂这么大的事情如果是经由别人的口中被谈书墨得知,后果有多么不堪设想。

????但赵水光总找不到一个契机两人坐下好好谈谈,谈书墨一开学有开不完的会,最近又去出差了,两人总是靠电话联系。

????赵水光不喜欢通过电话讲这样的事情,声音具有欺骗性,看不到他的眼睛,不知道他的表情,她都会觉得有深深的无力感。

????赵水光也想过写信,但每每写到开头,就不知如何继续下去了。写来写去无非就是两种选择。

????她能说什么呢,希望你能等我?

????她做不出如此自私的事,这个世界上没有谁会无条件的等你。

????那么,不要等我,就这样忘记好了?

????未免矫情,她是多么希望能和他一直一直携手走下去啊。

????想到事情还没有定下来,赵水光觉得可以缓缓再想,过了笔试再说。

????赵水光和妈妈提起过这件事,赵爸爸说:“丫头,你要出去就出去,爸爸妈妈虽然不是富到什么地步,但忙这一辈子,还不都是留给你的,让你出去的钱还是有的。你也大了,这样的事要自己拿主意。”

????赵妈妈是知道女儿在想什么的,问:“你们谈老师快三十了吧?”

????赵水光点头“今年年底。”

????十二月二十二日,这一天赵水光一辈子都记得。

????赵妈妈叹口气说:“要谈就好好和人家谈,要不谈就和人说清楚,不要耽误人家。”

????三十岁的男人对爱情的定义和二十岁的女生大相径庭,赵妈妈是过来人,看得自然透彻。

????二十岁的女生和二十岁的男生谈恋爱,男生二十多岁事业还未起步,找工作,跳槽种种事情,心态还不稳定;女生二十多,笑得阳光明媚,花开正好,可谓是用女人一生最好的时光陪男人度过他一生最坎坷的日子。

????男人到了三十,心业都稳定下来,走得步伐矫健,神态从容,女人到了三十却不如从前,所以快三十岁的男人和二十岁的女生恋爱,看似突兀,其实恰到好处。

????赵水光宿舍里现在就有一个远距离的二十岁之恋的,杨扬小朋友和青梅竹马同学,此男因此得名,俗称:阿青。

????话说,阿青同学和杨扬某日打电话,讨论到去食堂吃饭打几两饭的问题,阿青同学说了句:还有女生吃二两饭的。

????偏偏杨扬就是那吃二两饭的,立马红颜大怒,挂了电话。

????但杨扬其实就是嘴硬,骂是骂了,第二日去学校打饭,放了卡说:“师傅,一两饭。”

????师傅都认得她们的,手一快打的是二两饭,钱也扣了。

????杨扬火了,敲了饭盆说:“我要的是二两,钱不用找了,饭给我盛回去。”

????师傅挥舞了大勺,奇怪得看了她一眼,拨了点饭回去,可和赵水光的一两相比还是许多。

????可把宿舍的其它三个给笑疯了,杨扬拿了勺叉了点分到赵水光她们三的碗里,别忙别说:“笑什么,帮我分几坨!”

????赵水光一口冬瓜汤快呛死了,赶紧说:“杨扬同志,能不能不要在吃饭的时候说‘坨’这个字!”

????异地的恋爱看似甜蜜,因为艰难所以更加珍贵。

????实则,危机四伏,当你我都在不同的世界里生活,到底该说些什么。

????时间一久,就觉得对方变了,其实或许是自己变了,也或许什么也没变,只是自己为自己找的借口,于是淡了,于是真的就如此,各自在各自的世界生活。

????杨扬和赵水光说起,总是充满羡慕:“你就好了,那么个极品就在身边。”

????赵水光现在想来,觉得人生真是讽刺。

????赵水光笔试的结果很快下来了,不出所料地过了,于是她每日和谈书墨打电话,却不禁提心吊胆,总有骗了他什么的难过。

????谈书墨是极其敏感的人,对赵水光的事尤是,他问过:“最近有什么事?”

????赵水光做贼心虚,立马说:“没有,能有什么事啊。”

????谈书墨不再多问,他不是婆妈的人,他只是在等,等她到底要说什么,两人在一起将近两年,很多东西是不言而喻的,但他也没想到等来的是这么大的事情。

????周五的时候,赵水光接到谈书墨回来的电话,他的声音有点疲惫,说:“才下飞机,等下有个会,在办公室等我会,送你回去。”

????赵水光下午正好有面试,不想他那么劳累,说:“我正好有事,没事,可以自己回去,你好好休息。”

????还在坚持,他醇厚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想你了……”。混着略微倦意的沙哑,性感无限,就像在耳边低吟。

????赵水光突然就觉得谈书墨是踏上了她脚下的这片土地,在同一天天空下,抬头看到同一个太阳,他是真的回来了,她心扑扑的跳着,“恩”了一声不再多说什么。

????面试的情况还算良好,共有两轮,头一轮是学校对个人的审查,都是用中文,赵水光向来是个礼貌得体的孩子,家庭背景也很单纯,这轮没太大的难处。

????第二轮,据说是对方学校的老师,项目负责人,加上外教的面试。赵水光一想到那么多人就头疼,可是小沈老师早就和她打了招呼,说不要紧张,都是自己学校的人。

????赵水光敲了门,里面的声音就静了,不一会,听到一声:“come in”,她提了精神就推门进去了。

????进去了后,真的是一排人坐在那,小沈老师坐最边上,面无表情的,这时候就得是六亲不认的样,外教petr是老朋友了,冲着赵水光眨了眨眼,赵水光笑了笑,还有不认识的面孔,突然看到中间靠右的熟悉的脸,赵水光发现自己是真的笑不出来了。

????那人一身墨色光面纯毛两粒扣西服,里面是黑色的软直领衬衫,细白纹的领带,称得他的面容微微白皙,桀骜不凡。赵水光听过他刚才的声音,知道他定是累着了,才会面色略显苍白,但谈书墨这样的人无论再辛苦是绝对不会把自己的疲惫向外界展现一丝一毫,就连刚才都是因为她赵水光听惯了他的声音,细听才发现他声线里的疲倦。他无论何时都像现在这样,笔直了背,脸上线条如炭笔勾勒得冷傲逼人,眼神却充满韧性。

????那人的眼神对上赵水光的,别人看不出,赵水光却觉得彻骨的寒意跑上身来。

????为什么偏偏那么糟的情况下让他知道,她血管里都像要发出冷汗来,真的是大难临头了。

????赵水光自打看到谈书墨脑子就不大转了,心里全是千百种想法在轮回,还好大部分的问题她都有准备,她就是照着背而已。

????赵水光在回答peter的问题,头都不敢往右边偏,眼角的余光却是全聚在那,她看见那人拿了资料在翻,就连细小的“沙沙”声她都是听得明细。

????peter问完,是坐中间的貌似领导级的人问,赵水光根本就没仔细听他问到什么,就抓住了几个一闪而过的词,猜了一下,回答起来,心思完全都不在了。她自己知道是糟透了。

????答完后,中间的那人点头,看看左右,示意还有人问问题,赵水光知道这是最后一个问题了,心里煎熬无比,只想着快点结束算了。

????偏偏是那人问了,他一手支着头,一手修长捏了钢笔,“嗒嗒”地点着资料,她的心就“呯呯”地跳,他头也不抬起来,也看她,耳里是她无比熟悉的英式腔:“为什么要出国?”

????语调是考官般的冷淡,只有他们两人知道这句别有深意。

????这样的声音前一小时,还低沉的说“想你”。

????短短的一小时,她和他的世界早已不同。

????对于这个问题,赵水光知道肯定要考,她早有准备,只是由他谈书墨问出来自是另一番意思,考官问出来,她还好用什么自我增值,学习独立,去冠冕堂皇地糊弄一下,但她知道他问的决定不是那意思,她怎能对着他说“独立”“增值”这样的话。 她,说不出口。

????她讲不出来,他也不看她,周围的考官开始交头接耳,她知道如果她做出选择,将会是永久无法改变的。

????终于,她挺直了背,弯腰深深地鞠了一躬,说:“sorry”扭开门,头也不回地走出去。

????走在路上的时候,她和两个女生擦身而过,一个女生抱怨了句:“如果我这次好好看后面那几章,肯定不会考这样!”

????赵水光走过去,愣得站住,靠在走廊的扶手上,被阳光刺得闭住了眼,她想,很多人都会说如果,“如果我好好学习,肯定是全班前十”,“如果我认真复习,奖学金肯定小事”,如果我当时那样做了,现在肯定怎么怎么样。

????其实人生没有那么多如果,也没有那么多肯定,如果只是自己给自己找的藉口,因为害怕自己努力了还没达成的藉口。有本事你就真的好好学习啊,一定能是全班前十吗?有本事你就认真复习啊,拿了奖学金给我看啊。所有的如果只是嘴硬罢了,事上没有如果的事,“如果”都是你永远无法抓住的机遇。

????她赵水光不想说“如果我当初选择出国,就不会这样了”,她不想有这样的如果,这样的抱怨,令人可憎。

????“为什么要出国?”她有真实地考虑过。

????她自己真的对国贸没兴趣,学语言是她的梦想之一。她真的不想选择一开始就没有干劲的事,现在都这样了,今后的四十多年呢,是不是都要在那行打混,这样会有作为吗?

????其次,外婆的事对她也有影响,赵水光想到自己的父母亲呢,将来老了也是需要人这样照顾的,如果自己没有那个实力,如果自己被生活所困,经济所累,那自己的父母生这样个孩子出来,是不是太可怜了?

????最后的,她难以启齿去告诉谈书墨,现在任何人看他们都是师生恋,其实她知道真的不是那样的,只是恰恰好他是她的老师,而她是他的学生!

????但就正因为这样,她开不了口,她到现在都是叫他“谈老师”,如果不离开,如果不成长,她永远都是他的孩子,被爱护着长大,可是她要的是平等,而不是这样的站着带着敬畏的心去仰望。她想握着他的手站在他身边。

????这样的话,她该怎么说得出口!

????赵水光站在九月的暖风中,被树上刮下的毛絮吹得眯了眼睛,眨了眨眼,掉出泪来,他说的那句“想你了”还热热地徘徊在耳边,想到这个,她的心还是膨胀着满满的温情,不由拔腿向办公楼方向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