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七章 水果糖香

田反 Ctrl+D 收藏本站

????第七章水果糖香

????就这样,希望再一次走出赵水光的生命,划下很深的痕迹,至少这次好好说了再见,以后的一切就交给时间。赵水光的头发长长了,还是微微的卷,蓬蓬地在耳朵后面,相反于时下高中生流行的柔顺的直发,但舒服对于赵水光就是流行。希妙还是白天学校晚上酒吧地打混。

????“刘嘉伦,今天周三我要去誊分,不和你一起走了。”赵水光边发短信给刘嘉伦边往谈书墨的办公室走。临近模考了,学校的测验也多起来,每周三下午老师都去交流学习,各科的课代表都要留下来。

????谈书墨的办公室是独门独立,所以每次都是赵水光一人被发配过来。

????天色渐晚,夕阳散在红漆的办公桌上,红红的光晕在女孩微微苍白的脸上,微嘟的嘴,毛绒绒的卷发被阳光漆成金黄色。

????谈书墨出去转了一圈回来,发现办公桌上睡倒了只小仓鼠。

????谈书墨和赵水光的渊源除了那次的“恶作剧之吻”,就只是几次的错身而过。

????上课的时候她会开下小差,被点名了又在周围同学的挤眉弄眼下安全过关。她作业写得却很工整,字不是很好看,但却很认真。见了老师很很恭敬地喊:“老师好。”走过老远又听到她唧唧喳喳的声音。有几次车子从学校旁的小路驶过,看到她边吃冰淇淋边和班上几个女生打闹。这样的一切都是所有17,8岁高中女生平时所作的。

????赵水光微微动了动醒了,抬头一下子看到一双黑亮的眼,吓了一跳,赶紧站进来喊了声:“谈老师好。”

????谈书墨觉得有点好笑,被一只小仓鼠一本正经地喊了下。

????愣是憋住了,挑了挑眉问说:“写完了吗?”

????“快了!”赵水光赶紧坐下继续,暗暗骂自己昨天看鲁鲁修看过了都,今天居然跑这来睡觉了。

????“赵水光”她一抬头,看到一张逼近的俊颜。

????和喜欢装酷的小鬼不一样,到了谈书墨的年纪所有的一切都是浑然天成的,被这样的男人深深的凝视,这并不是勾引却造成致命的吸引力。

????赵水光气都不敢出一下。

????骨节分明的手指捏出一张纸巾, 他说:“口水擦一下!”

????天啊,囧死她算了!

????胡乱接过纸巾,她突然想起记忆中是谁也在她睡醒的时候递上纯白的餐巾纸,那个人现在已远走它乡。

????谈书墨从书架上抽了本书,在沙发上坐下,他不是没发现赵水光的忡怔的,他有些好笑这个十七八岁的女生有什么好那么化不开的烦恼,现在的烦恼之于以后想来肯定都是好笑的事情了。但谈书墨又是隐隐觉得这个女孩是不大一样的,在人前是爱笑爱闹的普通女生,在老师前规规矩矩的好学生,她以为自己做得滴水不漏,但在谈书墨这种道行面前也就是地鼠精比如来佛的等级,看看都很好笑,但他会想起在“苏”喝醉后晶亮的眸子背后无声的伤感。

????“老师,做好了。”赵水光把卷子分号类堆好,谈书墨放下书看了表六点多了说:“家住哪,我送你。”

????谈书墨把车开来的时候,看到赵水光在停车场门口的身影,背个,头上戴着大绒球的红色毛线帽子,低着头远远地站着,看到谈书墨的530li,站好打开前门坐了进来,对谈书墨说:“谢谢,谈老师。”

????谈书墨想其实赵水光是个极有灵性的孩子,外表看起来大大咧咧其实很是沉稳,本来他是叫她在教学楼下等的,她还是一路说话跟他走到停车场,选择座位的时候也是礼貌地坐到前排,规规矩矩系上安全带。

????其实他不知道,赵水光是个典型的两面派,在家的时候老赵同志说:“丫头,来,到前面陪爸爸坐。”赵水光都是赖在后面说:“不要,难过死了,要系安全带。”

????赵水光其实坐到前排也很是无聊,看看方向盘的蓝白标志,就看到谈水墨骨节修长的手指,突起的腕骨,视线往上,啧,这男人真是好看得没道理。

????不过说也奇怪,大家都知道才调来的英语老师帅得透顶,每次他们班一上英语课窗口路过的女生概率就会大大上升,花痴之心人人皆有,但大家都是憋在心里意淫下就好,从来都没人敢花痴到谈书墨面前去。

????赵水光有点坐立不安,一路上能说的就那么多,她又是个不习惯在两人情况下冷场的人,只好问:“谈老师,你是哪个学校毕业的?”

????谈书墨说:“英国”。

????赵水光再接再厉问:“英国是不是真的有九又四分之三月台!”

????谈书墨正在开车,侧头睇了眼小女生好奇的脸说“有”, 只是他没无聊到去实地考察。

????她问:“那福尔摩斯的家去过吗?”

????他说:“去过.”

????她问:“那阿加莎克里斯蒂的家呢?”

????他说:“没有”

????她问:“那马克吐温呢?”

????他说:“那在美国”

????赵水光暴汗地闭嘴,谈书墨扬起嘴角,这女生并不是那么聒噪的人,但还是绞尽脑汁地想话说,装乖巧活跃。

????赵水光心里都难过死了,摸摸,掏出个小铁盒,匡匡地摇,谈书墨斜了眼看去原来是一盒糖罐,壳子上是两个卡通的奶牛什么的。

????赵水光倒了一大堆糖出来,前面正好红灯,她就伸手问谈书墨:“谈老师,吃糖吗?”

????谈书墨踩了刹车,低头,一只白白净净的小手捧着五颜六色的糖珠。

????赵水光加了句:“不甜,都是水果味的。”笑得酒窝一闪一闪。

????谈书墨本不喜从别人手上拿东西吃,不卫生,而且他性格如此,今日却鬼使神差地挑了颗黄色扔进嘴里,继续开车,甜腻的柠檬味就荡漾在舌尖,果然,哪有糖是不甜的,他早就知道。

????一会赵水光的家到了,她抱着大大的书包跳下车,说:“谢谢谈老师,谈老师再见。”

????谈书墨倒车,远去,一车的水果糖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