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

第五章 “希望,你幸福!”

田反 Ctrl+D 收藏本站

????第五章“希望,你幸福!”

????赵水光第二天醒来,一开机十多个未接电话提醒

????手机还在震着希妙的电话就进来了。

????这女人劈头盖脸一顿骂,

????希妙说:“你小姐能喝啊,知道我昨个怎么把你折腾回家的啊,还和你妈说昨天是我生日玩高了,这不抹黑我在咱妈心中美好形象吗?您一睡就没事了,真是,啊,说到你昨天献吻的帅哥,极品啊!…………”

????赵水光头疼起来,挂了希妙的电话

????吃早饭时,免不了被老妈说,

????赵爸爸是某银行分行经理,赵妈妈是会计主管,一辈子和数字打交道,绝对的传统家庭。

????两人平时是忙了点,但觉得这女儿还是让人省心的

????念叨了下,在赵水光说好不犯的情况下就算了

????赵水光早上喝牛奶的时候,想到希望的脸,有是一阵难过。

????过会“啊”地一声掉了筷子,

????“干吗呀,这孩子”赵妈妈从厨房里提了锅铲就出来了,看到一脸痴呆的赵水光

????赵水光突然想这辈子都不去上学了,她想起来最后看到的那张脸,金色袖口,金色图腾,

????索性离开学还有两天。

????过了假期,赵水光老老实实背起书包回学校做她的好学生,一开始心里是害怕的,尤其是英语课,去个办公室送本子还要抖和下,但一个月的观察,谈水墨并没有对她有什么特别的。

????赵水光这年纪是不无风花雪月的幻想的,现在的情况乱得她都来不及去幻想什么了。

????赵水光不笨,她知道自己是个准考生,在这风头浪尖上,忙于学业是首要的。虽然她是爱玩的点。平时胡混,但她知道学习好才是以后一切美好日子的保证。“苏”在学期间她是不会去了。

????之于谈水墨这辈子被投怀送抱的机会多了去了,吻过的美女从东方到西方,的也不是没有。赵水光这出只是唇碰唇牙齿撞下牙齿,在他谈水墨的看来根本不是个吻,简单来说他是被个酒鬼非礼了,巧的是,那个酒鬼还是他的学生。

????他难道能更一个十七八岁的女生计较。到了谈水墨的这种境界是不会关心这些,充其量记住了班上这个叫赵水光的女生。

????下课时,希妙打了电话来:“希望下周回去”赵水光站在走廊上靠着扶手,旁边是高荀和米妮趴那唧唧喳喳说话的声音,赵水光:“哦”了声。希妙有点恼:“赵水光同学,你真当我是八婆啊。你看看这几年你两都变什么样了,就不能好好谈谈吗。算了,我不管了。”喀嚓一下挂了。“怎么拉?”高荀点了下,赵水光才回神,希妙是真气了那么大的声音,米妮笑说:“碰着情敌了,老实说啊”赵水光很无奈说:“什么啊。欠钱了!高利贷”三人哄笑回教室。

????赵水光想起那句“现在你两都变什么样了?”她什么时候都不记得以前什么样子

????放了学和米妮去车棚拿推了车出来,老远看到了熟悉的人。

????自从接了希妙的电话,心就躁动起来。

????已经不记得多久前了,他也是这样在校门口等着,边和朋友打招呼说话,等她走近了总是能立刻回头笑:“走吧!”走了十几步就接过车龙头,他抱怨过:“这样多麻烦!”她说:“这样不容易发现.”他勾了手拧她耳朵:“就那么委屈你”又坏心笑:“呆子才不发现!”

????初中的恋爱总是更打游击战一样,怕老师发现,家长知道,同学之间的指指点点,于是想尽办法的躲避众人在一起,小心翼翼地呵护,却……终究难抵过时间

????今天,他走到她面前,接过龙头回头说:“走吧!”

????赵水光还在琢磨要说什么,听希望这么一说突然不知道该做什么了。

????走着走着,她仔细一想这个希望现在也太狡猾了,没有尴尬,没有寒暄,没有争吵,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让她挑明了说也不得翻脸部承认也不得。

????算了,就当是个老朋友,也是会牵挂的,

????“加拿大好玩吗?”想了下,她问,

????希望愣了愣,淡淡的说:“在哪都一样。”有点哭笑不得,这个赵水光,还是一样脱线,正常人都会问问你还好吗?什么时候走啊之类的吧。

????旁边有女生过,隐隐约约听到:“那不师大附中的希望吗?”“他那时……”一片低语

????赵水光抬头看希望的侧脸,不驯的眉眼,高挺的鼻,这是大家眼里的希望吧

????看起来很傲气的男生,其实一笑起来会有两颗小虎牙。

????希望问:“为什么到十中?”转头看她,这样的眼神是如此熟悉。

????她说:“待得太久了,换个地儿。”这是真话。

????他很想问:“你……真的要把什么都忘记吗?”

????十中和附中一个在城南一个在城北,同样出色的两个学校,所以学生初升高都不会选择离开原来的学校。她却跑到这来,离开有他们共同回忆的地方,一切有关他的联系,他问过,连当时班上和她较好的女生都不知道怎么联系她。

????希望很气,但不能做什么, 因为先离开的是他。

????这次回来,他是想见赵水光的,但想想是她不要他的,17,8岁的男生,又傲气如他,不是拉不下身段,而是怕她忘记他。

????“上车”他跨上去,一米八几的大男生骑在女式自行车上,微弓了腰特别好笑。

????赵水光还在犹豫,希望说:“你再不上来,我带你车子,书包全跑了!”

????她咕咕噜噜斜坐上车。

????两人一路无语。

????其实想的是同一件事,初中时他也骑车带她,她一坐上去,他就说:“最近又胖啦。重啦!”

????可每次她一说要减肥,他却闹腾着要吃什么,揪了她一起去。

????“你没把家也换了吧”希望问

????“什么啊,没有!”她嚷嚷

????两人笑。总有点没变的东西吧。

????他慢慢地说去加拿大的事,第一年学校旁边的森林发现一只小棕熊,镇民赶紧放回去因为熊妈妈肯定在附近。他说前年从图书馆出来在操场上看到极光,他说在他家旁边有个每天都一大早遛狗的胖太太。她就安静的听,这才是真正的希望啊。

????到了她家前边的巷子,停下。两人都没有下车。

????赵水光在后边说:“谢谢。”

????不是谢谢你载我到这里,而是谢谢你陪我度过的那一起度过的青涩时光,游离在枯燥的学业之外,另一番奇妙镜像,谢谢你无私的支持过我,关心过我,谢谢你让我知道另一个从来没去过的感情世界。谢谢你回来看我,勇敢地面对过去的我们。谢谢你……陪我长大。

????她知道希望是懂她的谢谢的。

????希望没有回头,说:“小光,”三年后再听他喊,她突然又流泪的冲动

????他说:“将来,我是说以后,无论发生什么事,只要你要我帮忙,我不论在哪在做什么都会立刻来的!”

????赵水光从后边伸手抱了抱希望,说:“希望,你幸福!”

????这是她最后一次拥抱希望,多年以后想来希望的话,她会温暖地笑,那是一个少年多么固执的承诺,虽然过了一两年后到了大学她就明白这是永远不可能的承诺,既然不和你在一起,连联系都是一种多余,无法对你回报,又怎么可能再要求你为我去做些什么。